聖稜線



記得在雪山攻頂後的閒聊中,領隊羅大哥告訴我們天氣好時,在雪山山頂上可以遠眺新竹市,而往北可最遠可以看到七星山,可惜那天天氣不算頂好,我已盡力睜大眼睛尋找,但只能看到模糊的新竹市,完全沒辦法確定是不是。

不過反過來從新竹市找雪山就容易多了,就是那個輪廓,一翻兩瞪眼,從此天氣好、能見度高時我都會特別注意。每次看到聖稜線時都會很感動,不像在東部看雄壯險峻的中央山脈是家常便飯,西部要看到這種壯闊的景色可是一年之中沒幾次機會的。

這張是今年1/10時在舊港大橋上拍起來接圖,沒記錯的話應該是一波寒流剛到,有冷高壓的加持能見度非常好。



中間雪山主峰、北稜角部分,可以看到白白的積雪,右下角那塊看起來好像圈谷(亂猜的)



1/26天氣又不錯,應該是另一波寒流



今天剛剛在經國大橋上出爐的,這幾天天氣都不錯,可能是梅雨把空氣洗得很乾淨吧?



也是今天,換了地點,物館頂樓



同樣事物館頂樓,去年拍的大霸尖山(右側最高處,有雲圍繞)



最後來一張馬拉邦山上的聖稜線



縮圖太小的就點進去相簿看吧~

金庸



最近逛到一個比較金庸三種版本的有趣Blog:王二指-金庸版本的奇妙世界又翻起金庸來看,真的是太久沒碰,劇情走向很清楚,但許多細節都忘光光,看起來感覺非常奇妙。


跟金庸的第一次接觸嚴格講起來應該是笑傲江湖(電影),不過年紀實在太小,加上電影又是過度濃縮改編,只知道東方不敗和那黃霑寫的主題曲,至於到底在演什麼完全不清楚,真正長時間接觸是後來國小三年級,台視播出的楊佩佩改編的倚天屠龍記,我記得跟老姊兩個人看得十分入迷,老姊還有買原聲帶XD


後來四五年級時,老爸買了遠流袖珍版(綠色小本)的連城訣,有兩本,那時傻傻的以為上面有"金庸"兩個字`,就和倚天屠龍記有關係,所以非常認真的看,滿心期待無敵的張無忌張教主出場大顯神威,無奈從頭到尾不要說張教主,姓張的都沒看到幾個,加上主角遭遇過於悲慘,一點英雄氣概也沒有,讓那時的我大失所望。還好後來老爸接著買了倚天屠龍記、神鵰俠侶、鹿鼎記等,才不致於讓我對金庸失去興趣。


看小說有趣的地方在於每個階段都有不同的看法,小時候只注重劇情、主角武功強不強,看到主角練成神功,反派角色被修理就很爽,現在再看起來,開始注重人物的性格與想法,不知道再過十年看來又會是怎樣?